当前位置: 明朝历史资讯网> 明朝学习知识> 穿裙子在电影院做啊:女性奴 调教 催乳 媚药

穿裙子在电影院做啊:女性奴 调教 催乳 媚药

发布日期:2020-10-22 16:52:47 阅读: 0

我心里竟然有些不可思议,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声,不听的击打着我的心脏,我紧张的吞咽了几口唾液,眼神直直的盯着卫生间紧闭的门口。

 文学

 

 

我轻轻的打开卫生间的门,眼神火热的看着花洒下女人粉嫩的酮体。

 

 

她卫生间里的浴室和我的风格相同,都有一个玻璃的隔断,中间的部位是磨砂的材质,我只能够看到她的小腿和锁骨以上的位置。

 

 

虽然那关键的部位被遮的死死的,可是看着那双无骨的小手,在水珠的映衬下,一点点的摩擦着她滑嫩的肌肤,我的大脑早就一片空白。

 

 

何嫣然闭着眼睛洗得投入,那种蠢蠢欲动的想法让我油然的大惊,难不成何嫣然也很期待?

 

 

和自己的学生!

 

 

刺激的想法一出,我心脏狂跳不止。

 

 

“啊——”

 

 

何嫣然尖叫了一声,惊恐的看着我,娇羞的用双手捂住自己胸前的春光。

 

 

“你,你出去啦,我一会就好,李贡我……我到底是你的老师,你这样看着我,我会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

 

我眼神莫测的看了一眼旁边摆好的薄纱内衣,眼神又暗了几分。

 

 

“好,别洗太久,5分钟以后出来,反正一会做完,我们还要一起洗一次。”

 

 

我意味深长的看了何嫣然一眼,在她乖顺的点头之后,才从卫生间走了出来。

我不急于一时,更甚至我很享受这种摆弄何嫣然,看着她十分听话的感觉。

 

 

我看着手机,5分钟刚刚一过,何嫣然就踩着湿漉漉的脚丫,忸怩又羞涩的站在了客厅里。

 

 

脸上紧张可怜的表情,看着我的心更加的沸腾。

 

 

我知道自己的想法越来越危险,可是我已经控制不住了。

 

 

尤其是在看到何嫣然弱小可怜的模样,更让我恨不得把她狠狠地压在身下,霸道疯狂的蹂躏。

 

 

那层薄纱,仅仅遮挡在她幽深的门户和饱满的丰盈上,粉嫩的蓓蕾透过浅浅的阻碍,刺目的在我眼中来回的晃动。

 

 

我生涩的滑动了一下喉咙骨,脑子里喷张的血液让我浑身都在发热,狂躁。

 

 

何嫣然不施粉黛的精致面容,对着我嫣然一笑。

 

 

白嫩饱满的小脚趾踩在木制的地板上,带着沐浴露清新的香气,慢慢的靠近我的身子。

 

 

“老师好看嘛?”

 

 

何嫣然在我的身上轻轻、小幅度的扭动,我的心脏仿佛骤停了一般,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。

 

 

洁白如玉的手捂住嘴角,何嫣然媚眼如丝的望着我,甜腻的轻笑了一声。

 

 

她的手指在我的身上一点点的移动,那烈焰般的炙热差一点把我自己的点燃了。

 

 

咕咚——

 

 

我有些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唾液,眼神火热的看着眼前对着我搔首弄姿的女人。

 

 

此刻她的手正轻轻抹弄着我身下的坚挺,尽管只是轻微的一动,可是我却欲火喷张的差一点爆炸!

 

 

我就是个初哥,虽然片子看了不少,可是被一个女人这样的诱惑勾引,我哪里见过,试过,尝过……

 

 

我不自觉的就向后退的一步,何嫣然娇笑了一声,整个人的身子都趴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

 

随着她的引导,我有些茫然的已经躺在了身后的大床上,软软的棉花,身上柔软的娇躯,我直接傻了眼。

 

 

妖精!

 

 

我急切的想要把这个女人按在身下,眼睛冒火的看着尽在咫尺的女人,手指霸道的探入她腿间的那片森林,穿过薄纱那层细软的肉让我浑身的一颤。

 

 

何嫣然的脸色也红的娇嫩,眉目间已经带着些情迷,可是两条腿却紧紧的夹住了我的手臂。

 

 

“不行?”

 

 

我急躁又愤怒的看着眼前的女人,搞不懂她到底要做什么,此刻我只想要一杆进洞的舒爽。

 

 

“你是不是早就喜欢老师了啊?说嘛,老师想要知道。”

 

 

她热忱的眼神让我期待,比起疯狂的进入,我当然更希望这个女人全身心的投入,配合。

 

 

我点了点头,并且表示,在她给我们上第一节课的时候,我就爱上她了。

 

 

其实我说的也不算是假话。

 

 

整个学校,除了我之外,恐怕所有的男人都对眼前的这个娇媚的女人垂涎欲滴,而如今她正在我的身下。

 

 

她胸口的丰盈此刻正被我不停地揉捏,马上我就要闯入这个女人的身体里!

 

 

我太过迫切,甚至激动又紧张,一切都太过美好。

 

 

而何嫣然更是配合又浪荡,她璀璨的眼睛紧紧的锁定着我,征求着我的意见,问我到底喜欢哪个姿势,她可以配合。

 

 

贱女人!

 

 

我心里狠狠地唾弃了一声,可是却又爱死了她这副大胆发浪的模样。

 

 

我可以肯定,和她做起来保证是这辈子最美妙的事情。

 

 

我脑子里思索着那些小片子里的各种姿势,恨不得把所有的方法都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用上一遍。

 

 

在我思索的时候,何嫣然也没有闲着,手指轻轻的擦过我的腰间,我裤子上的拉链,腰带不知道何时已经被这个女人给解开了。

 

 

“快点!好老师。”

 

 

我粗喘着呼吸,看着这个女人慢慢的为我服务。

 

 

我终于明白古代的皇子为什么哪怕死也要争抢到哪个位置,为什么现在的人拼了命也要去当有钱人。

 

 

只因为爽!

 

 

看着那些神圣不可侵犯的女人,女神趴窝在你的西裤下,舔舐着男人尊贵的身躯,那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精神上巨大的满足和舒爽。

 

 

何嫣然细软的手指轻轻的摩擦着我的裤线,无骨的嫩手慢慢的探入到我的大腿内侧……

我浑身紧绷,已经火热的坚挺,正等待着这个女人的靠近。

 

 

嗯——

 

 

一丝冷寒,何嫣然快速的从我身上的裤兜里掏出了什么。

 

 

手机!

 

 

呵,这个女人还真的是精明。

 

 

“语音,李贡你竟然想诈我!”

 

 

何嫣然怒目的看着我,那副气恼的样子,像是要吃了我一样。

 

 

语音确实不能证明是谁,当初我这也是为了在课间插上耳机方便听,不然的话,看视频,周围的哥们爬过来,看到她的脸怎么办?

 

 

没想到为她着想的事情,此刻却让何嫣然以为抓住了把柄。

 

 

何嫣然脸色骤变的看着我,那摄人的寒意,还真的是打算和我拼个你死我活一般。

 

 

“李贡你这种人渣,我还真的以为你能有什么能耐,一个语音你就打算匡我!别不自量力了!赶紧给我滚出去,不然的话,我就报警,说你私闯民宅还企图强奸我!”

 

 

呸!

 

 

奶奶的,这女人还真的说变脸就变脸。

 

 

虽然报警我不怕,只不过那可不是我的初衷。

 

 

何嫣然似乎以为我胆怯了,尖利的声音更加大了起来,可能是刚刚对于她一个人民教师来说,有些接受不了,此刻看着我,眼睛都冒着红光。

 

 

如果不是我胆子大一些,此刻恐怕被她吓得已经肝胆俱裂了。

 

 

咚咚咚——

 

 

“谁?”

 

 

何嫣然脸色一白,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警告我不可以说话,小声的询问道。

 

 

“小然啊,我是房东,你楼上的那一家没有水了,我过来看看是不是你这块的水管出了问题。”

 

 

何嫣然看了看我,立刻慌乱了起来。

 

 

那本就被我揉捏的不成样子的薄纱,随着她来回的踱步,别样的诱惑。

 

 

我却来了兴致,看着何嫣然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走动,似乎害怕别人发现我们两个人这说不清楚的关系一般。

 

 

何嫣然真的是脸色惨白,即担忧刚刚是不是声音大被人听到了什么,又忧愁我在屋子里要如何是好。

 

 

“小然,收拾好了没,我可以进去吗?”

 

 

房东的催促,就如同一道夺命的符咒。

 

 

何嫣然看着大敞四开的衣柜,央求我进去躲一下,只要一会就好,那可怜的模样,泪水都在眼睛里打起了转。

 

 

我点了点头,没有办法,虽然这女人骄横霸道,刚刚还打算收拾我,可是谁让我见不得女人流泪,更何况我们两个人之间绝对不可能那么简简单单的断了。

 

 

为了以后的幸福,我钻进了衣柜里,何嫣然也立刻的换了一身衣服,收拾整齐的走到了门口。

 

 

当然她刚刚也借口是刚刚在洗澡,正好她头发也是湿的,倒是也蒙骗了过去。

 

 

何嫣然领着房东在厨房里检查水管,而我却躲在了她的衣柜里。

 

 

扑面而来的女人香气,浸满了何嫣然的每一件衣服。

 

 

那味道特别的撩人,闻了就让人心痒痒的,特别想要干那事。

 

 

何嫣然内衣有慢慢的三大抽屉,我一件件小心的拿出来,慢慢的欣赏。

 

 

这个女人竟然有将近30条的丁字裤!

 

 

玛德!

 

 

看着那一根根的细线,遐想着穿着何嫣然的身上,被她的两片嫩肉包裹着,我脑子里就心猿意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

 

嗯?什么东西!

 

 

我手指轻轻的摩擦了一下,一个纸盒的包装,在黑漆漆的衣柜里,总是有些古怪。

 

 

我小心的将这藏在内衣最里层夹缝中的东西拿了出来。

 

 

靠!

 

 

看着手里的东西,我眼珠子差一点瞪了出来。

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电动的跳D,脑子一片混乱。

 

 

她,她竟然——

 

 

我眼神火热的看着那小东西,好奇的思索着,那些普通的画面全变成了奇怪的奢靡的感觉。

 

 

我甚至忍不住的猜测,当何嫣然在讲台上认真的为我们讲课的时候,那每一个瞬间,是否身体里正藏着某一个东西,被操控着节奏,掌控着频率,一下下的跳动……

 

 

“我亲爱的英语老师……”

 

 

我嘴里轻捻着几个字,眼神莫测的看着手里的东西,听着何嫣然谦和有礼的和房东寒暄,道别。

 

 

“李贡你可以出来了!你……”

 

 

何嫣然刚刚想要说下去,看着我手里的东西,话一下子就被噎住了。

 

 

我发现这女人的屋子里真的是一个宝藏,我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英语老师。

 

 

“老师,这是什么啊,我刚刚坐在柜子里,这东西搁到我屁股了,我就给拿出来了,你看看有没有被我弄坏啊?”

 

 

我看着何嫣然臊得通红的脸,故意装作不懂的问道。

 

 

何嫣然眼神躲闪的看着我,脸上细细碎碎的汗珠从鬓角处慢慢的流了出来。

 

 

“就……就是一个按摩仪器,你还小,不需要用,没坏,你快放,放下吧。”

 

 

何嫣然看到我认真求知的模样,终于有些禁不住,却给我搞了一个谎。

 

 

按摩仪?

 

 

呵!还真的是个按摩的东西,只不过按摩的位置妙而不可言罢了。

 

 

我没有听何嫣然的话,放下那粉嫩的小东西。

 

 

这么细小的一个小物件,我佯装不解的继续发问,这么小的东西,是按摩哪里的呢?

 

 

何嫣然瞬间肉眼可见的红透了整个人,屋子里的空气都透露着一丝暧昧。

 

 

“李贡!这就是个按摩脚的,你别给我转移话题,你刚刚欺负我的事情,别想就这样不了了之。”

 

 

何嫣然勃然大怒,用力的一摔凳子,倒还真有几分雷霆暴躁的架势。

 

 

只不过我晃动着带着小细线的小东西,嘴角含着笑的看着何嫣然。

 

 

“老师是真把我当成傻子了吗?这东西是按摩脚的?我怎么从来不记得呢?难道不是放在你的小森林里的,只要节奏控制好,一会就可以造出个小喷泉来呢!”

 

 

我挪瑜的看着何嫣然又红变白的脸色,不急不缓的说道。

 

 

何嫣然脸色大变,磕磕巴巴的想要辩解,可是事实如此,还是只试用于女性的东西,即便是何嫣然想要赖给她男朋友都没有办法。

 

 

“老师,你可是人民教师呢?你的学生现在还真的是有些意外呢?”

 

 

我靠近何嫣然,眼神带着笑意,温柔的说道。

 

 

何嫣然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被我戳穿谎言,不过我也佩服她的单纯,竟然还真的以为我不懂。

 

 

我上前一步,何嫣然退后一步,直到何嫣然被逼到了角落里,后背紧紧的靠在墙壁上。

 

 

“李贡,老师不是那样的,老师只是,只是……”

 

 

何嫣然委屈的咬着下唇,眼泪都流了出来,悲伤的在我面前慢慢的抽咽涕泪。

 

 

只不过这一次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就上了她的当!

 

 

“老师,难道这是你男朋友给你买的?”

 

 

我给出了一个不错的借口,何嫣然立刻眼前一亮的点头,“对,就是刘峰给我买的,他非要逼着我用,你知道老师怎么可能同意,就藏到了衣柜里。”

 

 

我不信!

 

 

我邪魅的一笑,看到何嫣然气恼的脸色,心里更是乐开了花。

 

 

奶奶的,让你非要让我写好几遍的检讨书,一报还一报!

 

 

铃,铃铃……

 

 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本文标签:

用户评价

评论内容不能为空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www.zkbzd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明朝历史资讯网| | 网站地图
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立即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