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明朝历史资讯网> 明朝学习知识> 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做&宝贝儿我的尺寸你会疼

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做&宝贝儿我的尺寸你会疼

发布日期:2020-10-21 17:17:50 阅读: 0

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文学



“可惜什么?”



“你难道没有发现吗?你表叔那里很大,就是垂头丧气都比我男人雄起后大好多。”



“呃……是很大。”



“要是……”



“想什么呢?那是我表叔。”



“哈哈……”



“傻!”



两个女人肆无忌惮的谜语全被许文听在耳中,心里无比激动。

许文被她们俩的话,撩拨的浑身难受,就像有无数蚂蚁在身上爬一样。



他的脑海里满满都是两个女人跟他干少儿不宜的事的情景,身体也涨的实在是难受。



即便后来他不偷听了,躺在床上,都有种失衡的感觉。



这尼玛根本睡不着啊!



许文心里突然很烦躁。



所以,他决定,先去冲个凉。



“哗哗……”穿着短裤冲进卫生间,打开花洒,整个人都站了进去。



冰冷的洗澡水,让他躁动的心慢慢开始了平复。



然而,他忽然看见卫生间衣架上挂着的两条底裤。



这完全是两种风格,一件是卡通式的,一件是很窄很性感,类似于丁字裤式的。



卧槽!



这一幕,让他渐渐平复的邪火,一下子又蹿了起来。



卡通式的他之前见过,是苏倩的,而那类似于丁字裤模样的……想起比苏倩身材还要好的张晓月,如果她穿着这个……



卧槽卧槽卧槽!



要爆了。



冰冷的冷水也浇不灭许文这时躁动的内心。



他情不自禁的就伸手把张晓月的底裤摘了下来,并捂在脸上用鼻子使劲的闻起来。



唉!可惜不是原味的。



底裤是洗过的,所以缺失了某种许文幻想中的味道,有些缺憾!



不过聊胜于无。



许文还是一边闻着张晓月的底裤,一边脑补着某些过分的画面,一边狂撸起来。



五分钟后,随着他身体的颤栗,银河落了九天……还有底裤。



看到自己不小心把子孙扑在张晓月的底裤上,许文猛然清醒过来。



“妈的,这下惨了。”



他连忙找来纸巾,那是一顿擦。



擦拭干净之后,把张晓月的底裤重新又挂了回去。



俗话说,撸前淫如魔,撸后圣如佛。做完睡前减压后,许文终于回去美美的睡了一觉。



第二天早上,苏倩早早的去上班了,而许文今天轮休所以起的比较晚。



张晓月起床后习惯性的洗了个澡。



可当她洗完准备换内衣的时候,却不由的皱起了眉头。



内衣上,还残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星星点点,那东西她很熟悉,毕竟他男人的衣服都是她洗的。



可昨晚除了许文,哪里还有其他男人啊。



许文?



张晓月不禁张开了小嘴。



是许文干的?



突然,昨日许文给自己按摩的画面,再次于脑海中浮现。



她想起许文游走在她身体每一个方寸的那双粗糙大手,又想起自己当时的反应是那么强烈。



那时她浑身火热,大脑中断,她甚至已经放弃了抵抗,已经准备迎接许文了,可关键的时候,却有人喊许文到钟了。



张晓月想,如果当时那人喊的再晚一点会怎样?



她不敢想,因为许文那里真的是太大了,她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么巨大的东西,而且……



越想,张晓月的俏脸越红,身体越发滚烫。



光想想就已经这样了,如果尝到会是什么滋味呢?



银牙暗咬,张晓月草草清洗了一遍自己的身体,擦拭完之后犹豫了一下,可最后还是把那件丁字裤套在了腿上。



走出卫生间的张晓月,脚步有些虚浮,她望着许文的那扇门,心如鹿撞。



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她稀里糊涂的就敲响了许文的房门。



“谁啊?”许文开门之后本能的问了一句,然后差点喷血。



张晓月身上裹着一件浴巾,可却很短,只是遮住了她傲人的胸部,而她的下身,正是穿着自己昨晚用来嗨的丁字裤。



许文的呼吸也忽然变的急促起来。



“文哥……”看的出来,张晓月也很紧张,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音:“是我。”



女人柔弱的声音其实穿透力比尖叫还足。



许文被她的声音击醒,连忙装作目不斜视的笑了笑:“哦,是晓月啊,怎么了?”



“文……文哥,我……我忽然腰酸背疼,您看您有没有时间?”张晓月满脸娇羞的说:“能帮我按一下吗?”



一听这话,许文乐了。



女人遇到一个不中用的老公,基本等同于守活寡,而像张晓月这种年轻的少妇,长期得不到满足,又怎么能甘心呢?



终于还是熬不住了吧?许文心中兴奋的想到。



“正好,我今天没什么事,你进来吧。”许文强行压制内心的激动,生怕自己的声音受到影响,佯装镇定的说道。



张晓月犹豫了一下,走进许文的房间,许文下意识的关上了房门。



“嘭!”房门关上的那一刻,张晓月的娇躯猛然一颤,仿佛遇到什么惊吓一样。



许文看在眼里,依旧假装没看到:“你躺到床上去吧。”



张晓月红着脸弱弱的说:“文哥,我是腰酸背疼。”



“哦,那就趴着。”许文连忙说道。



按照许文的交代,张晓月慢吞吞的趴在了他的床上。



许文干咳了一声,笑道:“晓月啊,你得知道,医者父母心,在医生眼里是没有性别的,我们按摩的也算半个医生,所以你不必有什么忌讳,何况我也看不见。”



“嗯。”张晓月弱弱的应道,声音细弱蚊蝇。



“那个,把衣服脱了吧,隔着衣服治疗的效果不好。”许文说。



张晓月迟疑了一下,最后一咬银牙,还是把浴巾解开了。



别说前面,光是这曼妙的背影,这凹凸挺翘的身形,在完全呈现于许文面前的时候,他的那里便突然倔强了。



一股子邪火,就像点燃了干柴一样,“呼”的一声,直冲脑门。



穿着丁字裤的张晓月,简直性感到无法言喻。



他已经按耐不住了。



双手直接就按在了张晓月的臀部上。



张晓月娇躯又是猛然一颤,忍不住“嗯”了一声,拖着长音。



这一声,直接就把许文的骨头给叫酥了。



入手的柔软与弹力,让他欲罢不能,他已经不能控制他自己,双手疯狂的揉捏着令他血脉喷张的东西。



“文哥……”张晓月呢喃一声。



许文瞬间恢复清明:“咳咳……晓月,文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,我们这些人对穴位比较熟知,我按你这里的时候,发现一个问题。”



“什么问题?”



“你是不是长期得不到满足?”许文直接问道。



“……”张晓月紧紧抿着嘴唇,满脸羞红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

许文笑了笑:“晓月啊,我知道你害羞,可这样不行啊,你知道女人如果长期得不到满足会憋出病来的,尤其许多乳腺癌就是这么来的。”



“啊?”张晓月被他这句话吓到了:“那怎么办?”



许文心里乐开了花:“没事,你别害羞,我能帮你。”

说话间,许文那粗糙的大手,便很自然的从她挺翘的肥臀上,一路下滑。



张晓月的身体犹如触电一般,猛然绷直、僵硬无比。



“啊,文哥,不可以……”



这是本能的惊呼。



而许文却似乎并没有停手的意思,他依旧在她光滑细腻的大腿内侧来回揉搓着,距离那条中轴线,只差一丢丢。



“晓月啊,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,这是在为你调理身体。”



张晓月心里很忐忑,但发觉许文的手始终没有触碰到她最后的防线,心里的戒备也就少了些许。



但她依旧满脸羞红。



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这个过程许文知道,不能操之过急,一旦被张晓月发现自己目的不纯,那会立即被她阻止的。



可如果慢慢来,一旦挑起她的渴望,嘿嘿……恐怕到时候不是自己想怎样了,而是她求着自己把她怎样。



他的大手在张晓月的雷区迂回着,或稍稍用力按压,或轻轻推揉,总之张小月那里的肌肉也渐渐放松了。



有的时候就是这样,穿着衣服湿身的女人,或者刚刚出浴半遮半掩的女人,往往都比全裸的女人更能挑起人的视觉神经。



许文没有直奔主题,而是在她最为特殊的部位迂回,这样一来反而更加能激起张晓月肉体与心灵双重的反应。



“啊……只差一点点……他不会碰到那里吧……”张晓月心里不安的想,同时,似乎又无比期待着些什么。



“又是只差一点点……”



“怎么总是只差一点点……”



张晓月拼命握着拳,趴在床上紧闭着双眼,嘴唇紧紧抿在一起。



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。



她觉得自己就是一座高大的堤坝,而此刻堤坝内却在遭受暴雨的侵袭,或许……或许下一秒,大水就会冲破堤坝。



见到她这种样子,许文愈发兴奋,自己那处早已肿胀的不要不要的了。



于是,他的大手再次迂回于危险的边缘,疯狂的试探时,拇指假装无意的翘起,从那中轴线上轻轻一触。



而与此同时,他那巨大也触碰到了张小月晶莹剔透的脚趾上。



“啊……!”



这一刻,张晓月的大脑一片空白。



决堤了。



磅礴的大水猛然冲破堤坝,那一瞬间泄洪的感觉……那一瞬间不顾一切宣泄的感觉,她从来没有体会过。



她再也不能控制自己,用力的、大口的喘息着。



张晓月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的雷区被为遭受多么严重的考验,便突然爆/破的这般厉害,这是她丈夫从来没有给过她的感受。



或许……



她想,或许这就是今天自己脑袋一抽,敲开许文房门的原因吧。



感受到张晓月身体突然的抽搐,同时,许文还放在她大腿内侧的双手,也不同程度的沾染了一些雨点。



许文也非常激动。



这是他第一次把一个女人按到爆发,一种满足感与自豪感瞬间让他更加膨胀,他觉得自己如果不宣泄一番的话,可能会死掉的。



这很严重。



所以,在张晓月得到释放,并瘫软的趴伏在床上后,许文的双手离开了张晓月的雷区。



他整个人骑坐在了张晓月身上,喘着粗气对张晓月说:“晓月啊,你终于释放出了囤积已久的内火,一定很累吧,来,文哥帮你按按肩背。”



说着,双手就开始按压张晓月丝绸般光滑的玉背,而因为骑坐在张晓月的大腿上,他那物刚好轻触张晓月的雷区。



本来如一滩烂泥一般张晓月,身体又再次如遭电击般打了个激灵,她感觉到了他的火热与巨大,不由自主的昂起了头。



随着双手按压那起伏的节奏,许文的巨大也一次次的轻触着张晓月的雷区。



那种感觉,在两人看来都似八爪挠心一般的痒痒,就是都想吃,可碍于某种层面上的东西,又吃不到。



张晓月不知道许文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,总之她现在心里除了无限期待以外,还很慌。



身体的渴望,与道德上的谴责,在这一刻互相撕扯。



相对来说,许文就简单的多了,他就是渴望,所以他突然趴伏在张晓月的玉背上,身下的巨大隔着衣物重重的挤压在她的雷区。



“啊……”感受到那处互相的挤压,与背上突然的沉重,还有那浓烈的男人气息,张晓月猛然醒悟,她本能的想要反抗与挣扎。



“晓月,我……我很难受。”许文给张晓月按背,把自己也按的失控了。



“文哥,别……别这样。”张晓月慌了。



“晓月啊,文哥知道不应该跟你说这些的,可……”许文绞尽脑汁的解释:“可是文哥也是个人啊,是人就都会有欲望,你看你就积攒了这么多的内火,如果不是文哥帮你宣泄出来,你可能会生大病的,文哥也是啊……”



“不……”张晓月愈发的慌乱了:“文哥,我……我害怕。”



“晓月,文哥自从瞎了以后,就很久没那个了。”许文连忙说道:“所以……文哥帮了你,你能不能也帮帮文哥?”



张晓月不知所措了。



她不得不承认,刚刚许文弄的她很舒服,是前所未有过的体验,按理说她应该感谢许文的,可许文的要求却有些让她不知道该不该答应。



毕竟自己也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。



但听到许文说自从瞎了之后怎样怎样……一股没来由的同情心突然就有点泛滥了,她觉得自己心软了。



而且,想起许文那里巨大的东西,她就一阵口干舌燥,话说,自己真的没见过那么大的东西,不知为什么,还有那么一丝的期待。



于是,在沉默片刻后,她慢慢伸出了小手,抓住了许文的那物。



“文哥,我……我用手帮您释放吧。”张晓月红着脸说。



许文昂起头,舒服的忍不住低吼了一声:“好。”



张晓月坐起身来,许文也跟着站了起来,她正面对着许文,用手开始运动。



许文浑身舒爽,而且当他看到张晓月那随着运动还一颤一颤的胸前白雪,自己那玩意反应更强了。



不,这样还不够。

近距离看到许文那无比巨大之物,张晓月心里突突的跳个不停,这可比她老公的大出了三倍不止啊。



她的小嘴有些发干,她觉得,如果许文有更进一步要求的话,自己一定不能答应。



许文不仅那里巨大,身体也很好很结实,且持久力相当惊人。



张晓月被他累的手臂有些酸软,于是换手、再换、双手……总之,许文依旧坚挺,依旧没有给他释放出来。



这让张晓月更是心惊。



想起自己男人门前的三板斧,再看看人许文这一夫当关……不由的心乱神迷。



“文哥……快好了没有?”



她实在是太累了。



许文也急啊,明明眼前这尤物是那么诱惑,明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,可就算差了那么一点点力道,就永不妥协。



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,如果换自己来,那乐趣就少了许多。



想到这,许文不由的勾起了嘴角:“嘿嘿……晓月啊,要不你用嘴帮帮文哥吧,不然……很难的。”



嘴?



张晓月面色忽然红成了一块红布,话说,每次给她自己老公用嘴的时候,她都觉得特恶心,每次都想吐。



不过话说出来,她老公那东西即便用嘴吹起来,也没许文的大啊,不……根本不能比。



不知为什么,她忽然好想接触许文的巨大,即便是用嘴可能也不会有多恶心,她想。



然而,道德上的谴责依旧存在,她连忙摇了摇头拒绝道:“不行文哥,我有洁癖的。”



胸前的雪白在颤抖,白嫩的小手在翻飞,看着眼前的一切,许文再也按耐不住。



他突然跪在床上,不顾一切的将张晓月扑倒,大手在她柔嫩的身子上肆意揉捏。



“晓月,你就从了文哥吧,我受不了了。”许文的嘴巴一边在张晓月白净的脸庞上、纤细的脖颈上亲吻,一边喘着粗气猴急的说道。



张晓月被许文的疯狂吓到了。



听到许文的要求,她忽然清醒:“不……别这样文哥,我们不能……啊!”



就在她要反对的时候,许文的手指,已经击穿了她最后的一道防线,突入雷区。



许文不理会张晓月的反抗,他觉得,女人啊,说话都是反的,越是抗拒越是表示她想要,这个时候身为男人,就应该强硬一些。



丁字裤被许文拨到大腿的一侧,把自己那物对准了张晓月最后的雷区。



只要猛的一挺身,一切就显得自然多了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本文标签:

用户评价

评论内容不能为空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www.zkbzd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明朝历史资讯网| | 网站地图
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立即处理。